2一同外出购物

啊....完全跑题了
不知道在写什么
嘛..
—_----

徐碧城与李小男最近迷上了某个外国男星,便天天拉着陈深和唐山海陪他们去看那男星主演的电影,陈深坐在影院座位上,看着由国人配音再引进的外国电影在屏幕上放映着,那位迷了二位小姐的男星在他眼里看来倒是还没有坐在他身边的唐山海好看,他转过头,对方倒是一副看得认真的模样,素白细长的手指轻轻搁在嘴唇上,注意到他的视线面上浮着淡淡的疑惑:陈队长怎么了?
他转转眼珠,微笑说莫非是看不习惯这洋人的电影,我在国外倒是看的多了便也习惯了,要是陈队长真待不下去,不如一起出去溜达一下,我正好也有些事想对陈队长说。

唐山海带着他又重新走到了街上,陈深想起走出来前跟李小男还有...

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眠

迷之文风

自娱自乐

粗制滥造

-------------------

唐山海是个思虑极重的人,平日里总是想的极细,又特别能折腾自己,因而他夜里常常会失眠,陈深虽住他隔壁,可两人的房间却只一墙之隔,墙薄,遮不住多少声音,陈深便总能听见夜里唐山海辗转反侧的声音。

后来二人因为徐碧城的关系熟络了不少,有天闲聊时陈深笑着挑起了这个话头,说唐队长,那段时间里我可是都没怎么睡好,每晚都被你折磨的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处里,还被扁头嘲笑说是不是有了相思的,夜里想着睡不着觉。

唐山海有些羞窘,他看着陈深挂着笑的脸,他从处里其他人口中也曾无意得知陈队长睡眠浅,一点小声响便能让他无法睡着,他心里歉疚,嘴上...

【绝路】无题

不知为何觉得开头写的有些太走型了所以会起到很大的误导作用so请表在意

无后续【高亮!!!!!!!!!

______

被突然摁倒在地上的时候陆之遥整个人都还是处于懵住的状态,压制在他上方的人仿佛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和理智,面容被激动和难以置信所充斥,呼吸带着急促,眼角已经泛起湿意,一双可以精准的安装炸弹杀死敌人得手此时微微颤抖着在他的身上摸索,从额骨那里一路向下,透着冰冷的指尖一遍又一遍的抚摸,陆之遥沉默着感受他的举动,他抬起头看向那双血色的双眼,试图将平静传达到对方身上。
陆之遥等了一会儿,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缓、悠长,他拉下对方仍搁置在自己脖颈处的手,将手握在手心,柔声道:“你看,我这不是好...

【诚楼】AU

奇怪的AU

天使的翅膀设定是很敏感

OOC


明诚试探性地伸出手去触碰那在狭小房间里显得十分巨大的翅膀,看到它随着触碰轻轻颤动,而翅膀的主人也因为触碰猛然绷紧了身体。

羽毛自带的柔和光亮在这拥有墨般化不开的黑暗里就像是点起小片范围的烛火,显得温暖又宁静。

明诚沿着翅骨的痕迹,从上往下,一寸一缕慢慢地抚摸过去,从与背脊紧密相连的地方开始,到羽毛的尾端结束,明诚在心里一边无声赞叹着这纯粹的美,一边将手深入羽绒,抚摸那里炙热敏感的皮肤。

明诚拉过天使的脸,看着那人因为抚摸而不可抑止地颤抖,低低的喘息从唇间泄出,明诚把另一只手手指塞入天使的齿缝间,夹住他的舌头,逼迫他发出呻吟,无...

23.睡颜(其实是偏题严重_(:з」∠)_

占TAG

OOC!【大亮!!

对于敬称和亲近人的称呼一直分不清_(:з」∠)_

所有的都是瞎编的请不要在意_(:з」∠)_ 

以下_(:з」∠)_ 

————————
当声优是一件非常累的事。因为如果你不能一次过的话要达到总监对于你的要求有时候需要在同一个场景上来回读个好几遍,而就更别说那些不用自己原本的音色来进行角色演绎的人物了。
杉田智和最近一心扑在银魂上,因为正好到了一个比较大型的篇章战斗场景比较多,所以不仅是对精力的考验也是对嗓子的考验。
而说起嗓子...杉田智和摸着喉咙接过助手递过来得润喉糖,好像有些不太妙啊。
昨天和中村悠一一起唱卡拉OK唱得太晚,虽然大部分...

错觉阶梯


不科学的存在
在交界处看见过去/历史的自己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从我进来这个地方开始,时间就仿佛暂停一般,纹丝不动。
我拽下手腕上的表,将表带拆下,表身放回口袋。
有扣的是左边,没有扣的是右边。
我看了眼楼梯,扔下了左边的表带。
现在是....扔右边的表带。
我扔下后,看了眼时间——虽然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
当我再一次看着指针的时候它已经走了表盘上显示的十五分钟,我突然感觉在地面踩到了什么。
有些凹凸,有些柔软。
我移开脚,发现我当初扔下的两根表带现在正首尾相交形成一个缺了一边的三角形。
我遗憾的撇了下嘴,蹲下身想把表带拾起来,却发现它好像被焊住了一样,牢牢的嵌在地上。
...算是路标吗
我看着地上的表带,抬头顺着它...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奇怪三十题之一

私心把题目放在最后
跑题 cptag
我只是一个小号
请随意用
——

今天的天气很好,有太阳但并不刺眼,很适合出来走走。
小绝走进里屋,从里面推出一辆轮椅,伸手打个响指招来男人让他推出去。“记住一定要放在太阳底下。”小绝对男人说道,“太久没有用,骨架都已经生锈,再去除除锈斑,擦的干净些,弄完这些,上来叫我下。”
男人把轮椅推到空地上,抬头却发现太阳被云遮挡住,此时恰好连一丝微风都没有,也不知这太阳要何时才能再出现。
男人转身返回到屋子的工具间,从里面找出了除锈剂和抹布,在轮椅边上蹲下开始认真的擦拭起来。
等到终于擦完的时候,太阳也应景的露出了脸,男人用衣服拭去汗水,拍拍衣服,准备上楼叫小绝下来。
楼梯走到一半,听...

© 小号用 | Powered by LOFTER